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敬一丹评白岩松等坦言媒体人就是职业的沟通

2018-11-06 09:55:12

敬一丹评白岩松等 坦言:媒体人就是职业的沟通者

大家都很关心退休后的敬一丹会如何规划自己的生活,她透露,在职期间她做的事情,会有新的延续,或者会有新的开始, 退休之后是一种渐变的过程,而不是说咔嚓一下就变。未来我可能会将更多精力用在教学上,比如我会看看白岩松上课,感受一下他那个私塾的味道。

幸运

很多 职业辉煌 只是凑巧赶上了

新京报:退休后有没有觉得一下有了很多空闲时间?

敬一丹:近 退休 这个词在我这儿变成了一个热词,我公公问我: 退休了你是不是都没地儿去了? 我说: 忙死我了。 因为很多早已经开始的事情还在延续,现在看 退休 这两个字,我觉得跟以前是不一样的,尤其是 休 这个字真得琢磨琢磨。我想大部分空闲时间也许在遥远的未来吧。我原来觉得退休是不是就开始变化了,其实很多事情都是这样的,不是一下子就会改变,很多事情在延续,很多新的东西在生成。

新京报:大家对于你的退休都感到很突然,你有想过自己的离开会引起这么大的关注吗?

敬一丹:我原来真没想到会引来人们这样的在意,退休对我来说不是新鲜话题。现在有人说是一个时代的结束,主要恰好是电视的背景发生变化。因为大家早有感觉,而我的退休让他们的这种感觉更强烈了,在媒体变局面前如果没有担忧那属于不正常,对媒体环境稍微有一点敏感的人是早就感觉到的。

新京报:你怎么看待你在央视的职业生涯呢?

敬一丹:我在央视的工作赶上了很多 次 ,比如《经济半小时》次用两个主持人交流、场 3 15 晚会、个以个人名义做的节目《一丹话题》。我觉得赶上这么多 次 是幸运的,我在这二十多年里,赶上了电视发展期甚至期,在我们面前有很多空白的位置,都会获得很多掌声,所以我就是赶上了。回头看自己经历的那些 次 ,我认为这是我职业生涯的财富,当然这些 次 的记忆是属于一代人。

新京报:现在很多样式主持人选择去其他地方,你在央视工作这二十多年中,从来没有想过离开吗?

敬一丹:我和《焦点访谈》在一起已经二十年了,你说中间有什么变化吗?是有变化的,包括它的外部环境,内容、形式都会有一些微调。但是我还真没有想过离开,一是当时它吸引我的因素还在,舆论监督还在,还有就是我适合,在我的视野里没有比它更适合的了。

挺好

选择写书作为倒计时的告别仪式

新京报:现在你对未来有什么打算?

敬一丹:可能我更多的是在教学上,这也是我一直都没有离开过的空间,以后掌握的时间也多了。

新京报:写书的感受如何?

敬一丹:写的过程中我没有想到我会被写作这么强烈地吸引,我把多年来的采访笔记、各种策划、各种记录、小纸片摊得一桌子都是。出书的日子在远方等着我,每天写的过程就很享受,其实我是在回望自己,回望着很多人一起走过的经历,过程中我甚至重新认识了我们当时走过的路,完成这本书的时候感觉内心是饱满的。

因为一边写一边工作,这就更有一种倒计时的感觉,因为每一次录制的时候我心里都在想:这是倒数第多少次?还有一年,六个月,两个月,一步步走进那个退休的日子。走进退休日子的时候书也快完成了,所以在一天录制节目时特别平和,我自己也觉得以这种方式来告别是个挺好的选择。

新京报:这本书算是完成了你退休前生涯的一部人生传记吗?

敬一丹:叫人生传记恐怕还不大确切,应该叫作一个电视人对职业生涯的回望。人生很长,职业生涯是其中的一段,也可能是人生中华彩的一段,但不是全部,所以说人生传记那还是很久很久以后的事。

无奈

有些事

旺旺客服
休闲捕鱼
大型雨棚厂家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