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长沙暴力伤医案陷罗生门医护人员伤情未构成

2018-10-28 12:20:25

长沙暴力伤医案陷罗生门 医护人员伤情未构成轻微伤

原标题:长沙暴力伤医案陷罗生门医护人员伤情未构成轻微伤

据中国之声《纵横》报道,6月2日凌晨,在湖南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一名晚期肺癌的患者在该院因抢救无效死亡。患者家属指责医生抢救不力,随后对医生王雅和已经怀孕的护士谭小飞进行殴打,并强迫医生王雅向死者下跪。

伤害医护人员事件本身就引发公众的愤慨,而打人家属是公务员的传言更是将事件变得复杂。对于事件真相,医院和患者家属又各执一词,就在近日,长沙警方通报案件的调查结果,这一结果能不能揭开事件真相?

6月2日凌晨那一幕,医生王雅至今仍心有余悸,据她回忆,当时病人欧阳夏病危,其家属嫌她抢救时手脚慢,直接动手打了她和护士谭小飞,病人抢救无效死亡后,家属又在病房和办公室多次恐吓和殴打她,还逼她向死者下跪。

王雅:在查看病人体征的时候,我当时要看他的心率和呼吸,然后家属就说你拿着这个看有什么用?还不快点给他用药!很急切的那种,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嫌我们手脚有点慢。然后有一个家属就压住我的脖子让我跪在死者面前。有人来劝架的时候,他们还说,我们不怕谁,谁过来就打死谁。后来在走廊,还试图围攻我和护士,踹了我们几脚。

在事件中另一位被打的护士谭小飞回忆:被打时,自己正低头为病人配药。

谭小飞:我找药的时候,患者家属就说我动作慢,就打了我两下,当时我整个人都懵了,当时整个抢救过程中,他们家属情绪很激动,一直恐吓我们,说抢救不过来就要我们两个填命。

湖南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诊断,王雅脑震荡、头皮血肿、多发性软组织挫伤、耳鸣、听力下降等,已经怀孕5个月的谭小飞出现晚期先兆流产,而且两人情绪波动很大。

对于施暴者的行为,除了要进行谴责,人也必须要受到法律的制裁。不过涉事另一方,也就是患者家属,对医院的说法完全否定。近日在上,有友发布文章,指责医院对患者“不予及时救治病人致其死亡”,事发后病人家属不但没有打医生护士,而且还被医院的黑保安殴打。原本清晰的事件真相,一下子又模糊起来。

这篇文还附有医院第12病区走廊的监控视频和视频截图。根据文章和视频的描述,2日清晨“7点57分23秒,王雅医生着便装轻松自如的走出办室;7点58分30秒,王雅医生与一约五十多岁的男子有说有笑,步履轻盈地走出医生办公室。未见头包绷带纱布及痛苦表情。死者家属欧阳女士证实,文章和视频确实是家属发的。

欧阳女士:视频是真实的,是医院里调出来的,首先点我们从来没有打过医生,根本没有这么回事,整个视频可以看得出,医生护士早上八点下班是很轻松很高兴地下班,王医生是八九点又返回来,还是很轻松的,没有一点伤痕。怎么第二天头上就裹了一层纱布?而且她说在抢救的时候,那时候只有一个值班的医生和护士,我们要是还去打她们,那谁来抢救?你说这个逻辑想一下就知道,特别是护士在配药的时候我们怎么会去打?难道我们不想救我们的亲人?

湖南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的一位负责人今天也证实,患者家属当天确实调取了医院的走廊视频,对于患者家属对视频和截图的理解,这位负责人回应说,王雅和谭小飞当时在被殴打后,依然强忍创伤坚守岗位。

负责人:她们两个在受到这个殴打侮辱和恐吓之后,还是坚守在工作岗位上,强忍身心的创伤,还是把本班的工作完成了,然后下班,另外,他们截了一个图,图里有王雅,在和一个人说话,说是谈笑风生,这个人其实是王雅的一个病人,他是来感谢王雅的,王雅在和他叮嘱一些注意事项。

正当双方各执一词、友看法也出现分歧的时候,长沙警方7日通报称:这起医患纠纷案,目前查明患者家属情绪激动中有推打医护人员及逼医生下跪行为。患者的堂姐欧阳某某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警方表示,整个事件的调查还在进行当中,暂时无法透露更多细节。

警方同时还公布了湖南省湘雅司法鉴定中心对医生王雅和护士谭某的伤情鉴定的结果,结果显示医生王某和护士谭某伤情均未构成轻微伤,护士谭某的情况不构成先兆流产的标准。湘雅司法鉴定中心主任教授蔡继峰表示,鉴定是严格按照我国公检法司等部门新发布的《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标准》进行的,相比旧标准提高了“轻微伤”鉴定的门槛,而且更为注重客观和标准细化。他还强调,司法鉴定概念中的受伤和一般人在普通语境中对受伤的理解也有所不同。

蔡继峰:按照这个标准都有客观标准,比如要鉴定颅脑损伤,必须要有器质性损伤,要有CT、核磁检查这些客观检查的结果。主观描述的头疼头晕不构成依据。构成这个标准的,构成什么伤就是什么伤,寻常老百姓理解的受伤这是两个概念。

原标题:长沙暴力伤医案陷罗生门医护人员伤情未构成轻微伤

稿源:人民

作者:

禹洲雍泽府
护栏网
蓝莓苗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