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企业不知如何申请专项资金落马官员制度有漏

2018-11-30 19:40:42

企业不知如何申请专项资金 落马官员:制度有漏洞

长江商报消息

问政曝光科技资金申请“靠关系”

本报 周舜尧 胡梦 李璟 彭为 徐靓丽 实习生 崔晓磊 程婉 张怡青

在武汉市,不少政府部门管理着各自行业的产业发展专项资金,这些专项资金目的是通过补贴和奖励等方式,促进行业企业发展。然而,昨日举行的武汉市第四场电视问政上,暴露了不少企业不知专项资金如何申请,申请补贴靠“关系”,申请到了也迟迟无法到账等一系列问题。

企业不知如何申请专项资金

短片回放

今年3月,武汉市经信委、市科技局、市商务局等单位将各自管理的专项资金在统一的管理平台上公示。资料显示,3家单位2015年预算总额共14.8亿余元。

然而,走访多家企业,相关负责人均回应道,“那些能申请,怎么申请套路不熟”、“渠道不知道”。

现场回应

主持人:怎么看待短片暴露的问题?

吴志振:今年7月1日,关于专项资金如何申报,我们已在站上向社会公示了。同时,还向5600多个单位推送了相关信息,想尽一切办法让大家知道怎么申报,但目前看来工作还有缺陷。

李作清:核心的是要解决公开透明和规范管理问题。应该把更多的企业请来开协调会,将文件主动发给他们看。

主持人:怎么样消除大家的疑虑,让专项资金更透明公开?

李作清:要做到真正的公开透明,让所有财政资金的政策内容、管理办法、申报流程等全部公开,同时还要通过多种途经进行宣传。

专项补贴申报周期长

为促进武汉市会展经济发展,武汉市财政专项资金设立了展览培育补助项目,对在武汉市举办规模500个标准展位以上的展览,给予5万元为基数的奖励。

然而,一些去年九、十月举办会展的主办企业仍未拿到相关补助。一些企业负责人透露,一些外地企业领到了补助,本地企业却没有拿到。

督察员徐明权:这样的专项资金对会展企业有效果吗?

李作清:武汉市的专项资金原则上按照每年7月份或在年底的12月份进行集中申报。这样看来,周期确实太长。下一步我们将进行充分调研,看原来每年两次的集中申报能不能改成三次,或者更多,让企业更加方便。

督察员徐明权:专项资金实际功效不理想,根本原因是什么?怎样改进?

周学云:从有些专项资金使用情况来看,有些功效不理想。其中有一个原因可能是专项资金的设立和操作办法对企业需求的真正了解不够:政府应该帮助企业什么,企业需要什么?政府帮不到点子上,帮不到根本上。

拿科技补贴经费“关系”说了算?

2006年到2014年,武汉市科技局原干部赵某在科技局成果处、高新处和副局长任职期间,利用职务便利,在科技项目申报、审批方面收取50多万元贿赂,为个人和企业谋取利益。赵某介绍,项目申报在各个环节制度上都有漏洞,申报时如果有科技局工作人员指导修改材料就能过关,专家评审环节也难以保证公平性。

治庸问责督查员盛国平:科技立项审批的决定权到底在专家手上还是局领导手上?

吴志振:简单地回答可能不全面,不管是专家也好,或者说局长、处长也好,都有局限性,专家对科技项目的评审意见是我们决定项目是否支持、支持多少的重要依据。作为行政部门,对于那一类项目需要支持,我们要根据科技规划和产业规划。专家认为可以支持的项目,我们还要去现场核实。

盛国平:短片显示专家和处室工作人员都很熟,有没有专家打人情分?

吴志振:以往这个问题存在,这几年,我们进行了改革。首先,业务处室不知道有那些专家进行评审,二是专家之间不见面,在上评审。

盛国平:科技局既是裁判员,也是运动员,能保证公正吗?

吴志振:裁判员与运动员,主要是我们在专项资金管理的监督与被监督关系。专家评审分数不够的,任何人不得立项,我们按照专家评审结果,按照120%的比例去现场考察,然后确定资助项目。

盛国平:作为一把手,管了这么多纳税人的钱,如何完成自己的监管?

吴志振:每年我们科技专项资金有4.5个亿,我重大。首先,我们有完善的制度;第二,我们严格执行制度。

吴志振:主持人,我还想介绍一下我们局里的改革。现在我们局里的专项资金有60%多采取后补贴后奖励,明年准备上升为95%。此举的意思是只要企业达到了某一个指标,不管是那里的企业,都有资格和权利得到政府的奖励。

专家评论

让第三方管理专项资金

武汉市社科院教授黄红云认为,财政资金只要是公正规范,就应该没有问题。

“一句话来说,只要在阳光下晒就应该没有问题。但在阳光下晒的时候,谁是操盘手?还是政府。”黄红云说,政府在专项资金的管理上是碎片化的、部门化的、处室化的、个人化的。有的人甚至调侃说是“处长说了算”。

黄红云说,以前行政管理学说中国是“处长执政”。就因为是这样一种管理体制,导致有时候规矩管了好人,有的底线没守住,出了问题,所以还是有制度的原因,制度给了他能操盘的机会。

黄红云建议,政府可以把专项资金的管理职能移交给第三方,自己主要履行监管职责,而不要直接操盘。

主持人:对于黄红云教授提出的,引进第三方,您觉得可能吗?

吴志振:这是我们改革的方向。下一步,我们将研究对第三方如何监管的问题,这样才能确保我们的资金用出成效。

主持人:一个项目想要获得科技资金,大概需要那些流程?

吴志振:每年发布项目申报指南,企业上申报,再请专家对项目评审。有些项目申报后,本地专家马上知道是谁的项目,所以现在请外地专家。同时,专家之间不见面,评审完后,相关处室去现场进行核定。核定后提出支持具体的方案,局长办公会确定如何资助,然后报财政局审核,报人大审批。

选举业委会 业主“被代表”

东西湖金山银湖湾小区居民汪女士反映,在小区选举业委会成员时,自己被动地成为了筹委会成员,可是没有任何人告知她应做什么,也没有给她安排任务。

而在汉阳御水天成小区,居民张先生2012年就开始申请筹建业委会,直至今年开始筹建,他却没有办法参与,因为候选人公示仅维持了一天。

主持人:怎么解释这个现象?

罗时春:出现这种居民“被代表”的情况是宣传、沟通不够,今年开始推进业委会建设,近期目标是建立1571个,目前已完成了1539个。希望业委会能够“建起来、活下去”。

余从斌:业委会要选好人、用好人,与业主充分沟通,不能为了组建而组建。

刘立勇:出现这种情况是在操作中存在不规范,要加强检查和督导。

业委会主任不交物业费

在汉阳南国明珠小区,居民表示业委会主任陈某找物业公司要了8万元声称需要办公,但一年下来没有任何费用上的公示。督察员看到业委会办公室门上的锁都生锈了。另一位居民则表示,陈某的物业费是该小区标准0.7元/平方米,即便这样陈某也没有交。

媒体代表:业委会主任有权利不交物业费吗?

何艳:业委会成员也应该交物业费,不交可罢免其资格。

余从斌:业委会主任不称职,街道社区应该进行管理。

罗时春:对于这样的业委会成员,应该启动程序,申请终止其资格。

刘立勇:业主、街道可监管业委会,要让业委会“建起来、活下去、起作用”。

昨日,电视问政现场播放的专项资金用途。 本报 徐楚云 摄

生物有机肥
折弯机
支吊架管托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