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湖南永州基层官员被动吃空饷上级叫我们休息

2018-10-26 14:18:34

湖南永州基层官员“被动”吃空饷:上级叫我们休息,

图表 原标题:湖南永州部分基层官员 被动 吃空饷 本报 卢义杰 实习生 王海萍《 中国青年报》( 2014年09月26日07 版) 坐在堆满杂书的木桌前,陈景云递来了一张手写的 吃空饷 具体人员名单,共33人。此时,距他举报自己吃空饷已过去3个多月。 陈景云在湖南省永州市零陵区早已是人物。2014年6月,这名正科级干部发帖举报自己吃空饷7年、诈骗国家20多万元,随即引起舆论聚焦。 我希望上级能针对我的问题,依法依纪先从我查起,处理零陵区100多个单位、770多人的 吃空饷 问题。 他在帖中称。 中国青年报抽取陈景云所写名单中的17人进行核实,终,6人承认曾经没上班而领取了工资或补助,另有1人虽名义上在岗,但至今仍在开店。 不过,被证实曾吃空饷的干部均表示,这绝非其本意,而是达到某一年龄或工龄后,根据当地的土政策,或者退养,或者外出打工、经商,或者由领导职务改成非领导职务, 是上级叫我们休息 。 今年以来,湖南整治 吃空饷 风暴正劲,在编不在岗的干部陆续返回单位。但多名受访干部反映,由于没有安排具体工作,有的人返岗只是 上午报个到,下午在家打牌 。 不上班没有道理,但请回来,还是不好安排工作。 永州市一名熟悉人事政策的政府官员坦言。 三类人被举报吃空饷 陈景云告诉中国青年报,单单是其供职的零陵区七里店街道办事处,包括他在内就有至少33人曾经吃过空饷。 他列举的吃空饷人员主要分为3类。前两类分别是改非人员、退养人员。 这两类人员的产生,与一道年龄线有关。在一些地方,超过这条线仍担任某级别领导职务的干部,通常要改为非领导职务(简称 改非 )。有的人员超过这条线,则会保留工资、离岗退养。陈景云称,这一年龄线在零陵区曾是45岁。 看到,在陈景云所写的吃空饷人员名单中,他把自己划入了 改非干部吃空饷 类,共3人,而被指吃空饷的退养人员共9人。 永州一名官员用 土政策 评价这一做法。 按道理不能这么弄,可为了解决超编、领导超职数的问题,一些地方就把到年龄的干部 一刀切 了。 第三类是外出人员。陈景云解释,有关部门在过去曾鼓原来,当时,零陵区下发通知,要求在编不在岗人员限期返岗。 陈景云至今仍然没有接到重新上班的通知。他猜测,这或与他举报吃空饷有关, 给领导带来了麻烦。 但在七里店街道办一名知情人士看来,返岗的意义并不大。 全部陆续回来了,但是回来干什么呢?办事处人多,现在100多个人,回来之后有些人没有事干,每天要去打卡,下午很多人不去。 刘明已是第二次被要求返岗了。2008年前后,他按要求返岗,但上班不到半年,又没有人管了。直到后来, 来个政策又要上班,上班上几个月又没事。 对于这些当年 被动 离岗的工作人员来说,原先的岗位工作已经有人承担。而如果说当年请其 改非 、退养的原因是年龄,此时返岗的他们,已更不具备年龄优势。 我已经10多年没有上班了,单位不可能拿很大的事情给你搞。已经到了50多岁了,也快退休了。 一名退养人员向坦言。 中国青年报走访发现,在部分单位,打卡签到成为部分返岗干部到岗的一种形式。零陵区一名干部打完卡后就回到经营的服装店。店铺位于该区商业城,其自称是 老板娘 ,店内招聘营业员的广告中,留下的也是她本人的。 在一天不同时段前往该服装店,发现她均在店内忙碌。 他们不回来上班,不对,但也是对的。 在今年4月前后,张德也按要求回单位上班。他准时上下班了一个月,后来发现,返岗的 改非 干部中只剩他一人坚持了。 张德告诉,包括他在内的返岗 改非 干部,都没有被安排具体工作, 怪不得人家没来上班。 对于屡次举报 吃空饷 现象的陈景云来说,如果仅是把返岗当成一种形式,没有真正分配工作,那实际上,无疑相当于 吃空饷由公开转入了地下 。 事实上,在陈景云提供的33人 吃空饷 具体名单中, 改非 、退养、外出等原因大多是地方土政策等历史遗留问题造成的。但是,由这些问题带来的反思,此刻正在发酵。 严格意义来说,我觉得我不算吃空饷。 张德说,因为,他并非典型的吃空饷:在一个单位挂名领工资,但实际上自己有另一份差事。 在张德看来,类似的现象不止出现在七里店街道办,也不止出现在永州。放任回家,算在编不在岗;但按要求回来,却又没有事情安排, 这就是机构臃肿、人浮于事的写照。这说明,机构该裁的还是要裁,要精简人员,控制准入关,不然太多人了。 张德记得一件荒唐事儿:在永州市一些地方的学校,40岁出头的老师就被要求 退二线 ,不上课了,反而招聘了不少代课老师。 他说,如果返岗人员真的全部返回原单位,单位总人数肯定比他们离开时更多。如果这些老员工没事干,不仅浪费资源,还容易在单位生一些是非。一窝蜂地把人家赶回来,解决不了问题。 没有配套的制度,回来又不给安排事做,返岗只是走一个形式。 夕阳西下,在办公室里翻着杂志,张德又度过了与公务无关的一天。 而陈景云,此刻还在家中,继续等待请他返岗上班的通知。 (杨妥对本文亦有贡献。应受访者要求,除陈景云外均为化名。) 本报湖南永州9月25日电

北京租车价格
岩棉板厂家
盖板井盖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